怀旧散文:远去的“交公粮”

作者: 来源:点击数:1 发布时间:2022-09-12

  “农业税”,是国家对一切从事农业生产、有农业收入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一种税,这一征收过程俗称“交公粮”。从五、六十年代农村出生长大的人,几乎都经历过“交公粮”这些事。

  “农业税”,属于国家对农村土地必须征收的税种,它是整个国家主要的一项经济收入,作用于这个国家的运行和发展。这项税赋制度,曾经在中国推行有二千多年历史,在古代只是称呼、税率不同,于是有“皇粮国税”的说法。

  ——建国后,各地相继建立了粮站,继续征收“公粮”。所有“交公粮”以生产队为单位向国家指定粮站交付。解放初期,为加强粮食工作领导,专门配置“粮油干事”,像杜泽区“粮油干事”为周绍高。到了人民公社时期,每个公社都配了一名“粮食专管员”,他们是粮站的职员,但在公社上班,由他负责管理粮食征收工作。区粮管所也有专人负责,安排一位粮食专管员。可见这项工作在那些年代的重要性。

  因为国家的土地分给农民使用之后,要交一定比例的税收(粮食)。每年根据各地区传统适合种植的农产品,按田亩面积计划分配征收任务,种出的粮食实行统购统销。这任务每年是动态性的,如有土地减少,农业税也相应减少,但必须无条件完成。

  ——像我们石井大队,1975年,因建设铜山源水库配套设施——“石井渡槽”时,需要征用几亩粮田。某一天,区粮管所黄礼枝(粮食专管员)到来,“丈量”,这样的“大事”,听闻后,纷纷赶去看看,我们小孩也一样。因“多征少交”,那些拉皮尺的社员,时不时要松那么几下子,想方设法少“交点”,他总是“睁只眼、闭只眼”,佯为不见!

  农民将种出的粮食交(卖)给国家,用这些粮食按定价供应给城镇居民和为国家服务的公职人员,这部分人也称吃“商品粮”的人。 ——经粮站验质过磅交给国家统一使用,所以,也有人说这是支援国家建设的“爱国粮”。

  “交公粮”,它是有严格要求的。以生产队为单位,按田亩核算征购(征收公粮和统购余粮)任务指标, 每亩田要交100—200斤不等。“征粮”也称“光荣粮”,是无偿提供的;而购粮也任务,但是有偿的,是国家牌价10.6元收购的,好多生产队用这收入,作为集体开支的。

  “公粮”的质量要求比较严格,“晒干、扬净、无秕谷”,一般来说要籽粒饱满,无杂质,水分也有同样要求。

  按照惯例,而交公粮必须在“双抢”期间完成。所以说,除了繁忙“抢收、抢种”外,还有一项更重要农活,就是交“爱国粮”。一般的生产队,收回的早稻交完公粮后,已是所剩无几。

  在大集体时代,“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粮食是基础的基础”要求,各地积极推广春粮(大、小麦)或花草子(紫云英)和早稻、晚稻(也称“双季稻”)的三熟制耕作。

  每年五月中旬,就要开始插种早稻秧,到了七月中下旬的“二伏三伏”间收割早稻,然后紧跟着突击翻耕水田,插种晚稻秧苗,势必赶在农历立秋前插种完毕,将赶在11月降霜前收割晚稻。早早出工,晚晚收工,日复一日。因此“双抢”,是一项维系农家生活命脉的繁重劳动,这是当年每个社员必须应对“残酷”的现实,也是不能回避的责任。为了不误时间,社员们都会把收回来的脱粒好稻谷,趁天气晴时晒干、扬净,挑到仓库存放好。等公社、大队通知,具体那一天去交公粮。

  全公社只有“板桥”一个粮站,所有的“公粮”都是交到这里的。交公粮的时间也比较集中,一般都在半个月天左右。由公社安排统一具体时间,23个大队轮流交,轮到那个大队,大队又叫上哪个生产队去交。交粮的人多车多,都想老早交完。平时寂静的粮站,到了交公粮的那几天,很是热闹。争执声,吵闹声,埋怨声,此起彼伏!

  “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剩下个人的”。早稻收割后,生产队最先要把“爱国粮”交了!

  早先年间,生产队交粮,都是社员是挑着箩筐去的,路上熙熙攘攘、来去匆匆,来来回回两三次。当年,农村还没有公路,到处都是土路,如是下雨天,更是麻烦,行步在泥泞的道路的极为艰难——未来的日子,公路修通了,就用独轮车推了,方便快捷,效率大大提高了!白天没干完,也有的时候晚上要“加班”,遇到这种“事情”,被派去社员,除了工分外,还得吃点夜宵。

  排着长队,耐心等待着粮站职工验质,验收合格过磅后,放心了!像一个生产队,快点只需二三天,若是慢的话,可能还要再几天。

  一个收粮点,会有三个工作人员,一个检验质量,一个司磅,另一个开发票。当年交粮食,根本就没有仪器来检测,全靠验质员来判断,只见他手里拿个签子(前头尖的空心铁棍),插到箩筐里。然后把签子拿出来,仔细看看,再放到嘴里咬咬,说行,就过磅称,否则就是拒收。

  如果验收不合格,比如稻谷质量不好的,还没有晒干的,还没有把杂物吹干净的,就要“打道回府”。晒干净,扬干净,下次再来……

  集体化时期,所交“公粮”的统购粮部分,均按国家“牌价”计价,这批收入就是生产队这一年集体的创收。这笔钱按政策提留公积金,公积金用于下一年添置生产资料、消耗储备金(农具、农药、化肥、种子)。

  ——除了交足公粮、统购任务后,剩余粮食生产队按政策“二八”或“四六”开分成,八(六)成为人均基本口粮,二(四)成为工分粮。每家人出工人数多,工分多,相比之下,分粮也多,反之则少。

  1979年8月某一天上午,邮递员小杜给送来“金华农机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拆开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之后,对照通知书内容要求,忙着办理各种手续,其中办理户口、粮食关系迁移手续最具有象征意义。

  ——凭录取通知书和大队证明,与爸爸一起,用“平车”拉了100多斤稻谷,来到熟悉的“板桥”粮站,算是交还生产队已分给我的口粮,这次去的不是交粮,而是“还”粮。过磅后,领回了25斤浙江省粮票和5斤全国流通粮票,第一次有了自己名下的粮票,有幸也成为令人羡慕的“吃商品粮”人了!从此离开了农村,吃上“公家饭”。

  到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原来由生产队交的公粮化整为“零”,分到各家各户自己交。因政策好,“多劳多得”,农民的干劲更足了,种粮积极性空前高涨,收获的粮食就多了。在当地,也有些年份真的出现卖粮难问题,多的连仓库都堆下了!

  接到大队通知后,纷纷将那些准备好的稻谷,用推着独轮车或肩挑出发,当把粮食运到粮站去。到了,队伍如同长龙一样,好不容易等到自己了,还要过了质检员这一关,这也是交公粮的人最怕的。等到验收合格后,才会大大地松一口气,走出了粮站以后,这样才算是心底的石头落地了!因是这样,往往每次都需要交上半天,来回一整天。

  ——因是家家户户分散“交粮”,为加大管理力量。1981年,各地相继招收一批财政员,经培训后,再分配各个公社——“收粮收税!”像当年我所在的杜泽公社,就有原来的舒仁喜(粮食专管员)和新招来的钱爱丽(财政员),共同负责,并相互配合,直到全部征收完毕!

  ——1993年至1996年在“大洲镇”的工作期内,也曾做到过“收缴农业税”(收粮)这件事。

  为了让群众交粮方便(经了解,前些年公粮都是交到粮站的),建议将收购点下移到村里,此事得到粮管所所长郑纹同意,并反复向他交待,农民种粮不容易,工作人员一定要注意服务态度。

  “夏粮入库”,时间紧,任务重,接着又开了个干部大会,进行再动员、再部署,村主职领导、会计和镇全体干部与会。事后决定,在集镇以外的狮子山、五石埂、坑头畈、后祝、花圩埂、村头等村(多的两天,少的一天),轮流设点,并派出粮站职工上门收粮,此举受到了农民的称赞。会后,迅速推开,期间,多次下去检查、落实。通过全镇上下的共同努力,845吨的征购任务,在10天内如期完成!

  2006年1月1日起,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务条例》,由此,国家不再针对农业单独征税,一个在我国存在两千多年的古老税种宣告终结!“农业税”——这一制度在现执政时代结束了!

  曾经受人关注“交公粮”,被农民称之为“皇粮国税”就此永远消失了,由此成为一段历史。它承载几代魂牵梦绕的记忆,留下了很多挥之不去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