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到家7月连开两家职业培训公司:此前未取得民办学校经营许可

作者: 来源:点击数:1 发布时间:2022-07-05

  央广网北京7月29日消息(记者牛谷月)7月初自曝“未取得民办学校经营许可证而提供职业培训服务”的天鹅到家近日有了新动作。

  记者注意到,天眼查显示,天鹅到家分别于7月5日和7月20日成立了长沙市岳麓区天鹅到家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和湘潭天鹅到家职业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均由天鹅到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法定代表人均为五八到家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曹继忠。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到家集团其他公司的经营范围不同,上述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均显示了“保育员、育婴员、《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有效期”等内容。

  而此前,天鹅到家于7月2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IPO申请,冲刺“中国互联网家政第一股”。在其招股书中,天鹅到家详细披露了其职业培训资质认定的问题。天鹅到家表示,在国内开展业务,“我们需要或可能需要获得各种经营执照和许可证,并为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和服务进行注册和备案;未能遵守这些要求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天鹅到家直言,“我们向服务供应商提供的培训服务可能受各种中国法律法规的约束。”《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开设从事职业资格和技能培训的民办学校必须经当地主管部门批准。”天鹅到家表示,中国监管部门可能会“认为我们是一家职业培训机构并要求我们获得私人学校经营许可证”。此外,经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要求,从事在线教育的民办学校需获得私立学校经营许可证。“如果我们无法获得或更新此类许可,我们可能会受到罚款、没收相关收益、法律制裁或命令暂停我们的服务。”

  要知道,职业技能培训这项业务于天鹅到家并非可有可无,而是天鹅到家的三大主营业务之一。招股书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天鹅到家隶属于到家集团。2016年,天鹅到家在保洁业务的基础上,拓展了保姆和月嫂等全品类家政服务,逐步打造成为劳动者招募、职业技能培训和供需匹配全链条闭环的互联网家庭服务平台。

  天鹅到家在其招股书中披露了其付费培训课程方面的数据,其规模之大可见一斑。据其招股书,天鹅到家2019年3月开始的付费技能培训课程占其“职业赋能服务”的所有收入。2019年,付费培训课程收入为1350万元,2020年,天鹅到家的付费培训课程收入快速增长至4980万元(760万美元),一年为其服务提供商完成了11万次的付费培训。仅2021年第一季度,天鹅到家的付费培训课程收入就达到了1400万元(210万美元)。在付费培训课程方面,天鹅到家累计收入达到了773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某消费者投诉平台中,天鹅到家屡因服务人员培训不到位而遭消费者投诉,投诉量逾1600条,原因包括但不限于“服务不专业”“服务质量差”等。

  未取得民办学校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却提供了累计高达7730万元的付费培训课程服务。天鹅到家此前大体量的付费培训业务是否合法合规?无相关资质下,又如何确保培训的专业、安全?对此,记者将采访问题发至天鹅到家相关负责人,截至记者发稿,尚未获得天鹅到家方面的官方回应。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指出,培训资质问题,不仅仅影响业务开展的合规,也很容易成为与学员之间产生纠纷的短板。“没有资质即开展业务,存在很大的法律风险,而这一风险也可能会成为阻碍成功IPO的因素,虽然采取后补方式解决,但仍不能排除会针对此前的‘裸奔’产生潜在诉讼。”

  在克而瑞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中,禹洲集团排名43,较去年同期下降9个名次。

  今年以来,截至4月12日,共有119家公司登陆A股,同比增长108.77%,其中83家为注册制下的上市公司,占比接近七成。

  监管部门强调,对“带病闯关”将严肃处理,决不允许一撤了之;要进一步强化中介把关责任,督促其提升履职尽责能力。

  7月初自曝“未取得民办学校经营许可证而提供职业培训服务”的天鹅到家近日有了新动作。